1. 主页 > 阳泉 >

梦开始的地方

.TRS_EditorP{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DIV{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D{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TH{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SPAN{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FONT{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UL{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LI{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TRS_EditorA{line-height:1.78;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2pt;}

  我的母校———阳泉市下站小学,已经走过了百年的岁月。岁月如歌,岁月如河。在这条长河中,我是她激起的一朵浪花,又是她跳动的一个音符。这里承载着我的荣耀与自豪,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音乐梦

  入学之前,我对音乐一无所知。在我的家族里,崇尚的是“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我从小没有一点音乐细胞。入学后,我被下站小学浓浓的音乐氛围所感染,喜欢上了音乐。从开始学唱歌,到后来加入了“红领巾歌舞团”,学口琴,学二胡。再后来,参加过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演出。在张文堂、商广树、周光林几位恩师的培养下,我们茁壮成长。《东方红》《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喜庆丰收》,这一首首歌曲和乐曲,难以忘怀。

  如今,虽然容颜已老,但我对音乐的痴迷初心未改。2017年教师节,在“红领巾歌舞团55周年联欢会”上,我和老同学老校友又拿起了乐器,登上了阔别已久的舞台。

  文学梦

  在下站小学读书的六年间,我的班主任有刘素珍、刘树华、陈舜芳、梁志超、李中强、荆福田和张美莲,这几位也是我的语文老师。他们对我在文学方面的提高起到了奠基的作用,尽管他们有的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我会永远记得他们对我的教诲和指导。

  三年级时梁老师教语文,他除了在课堂上认真教学,还积极指导我们的课外阅读,经常把他订阅的《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期刊借给我。当我拿到这些书的时候,真是废寝忘食,爱不释手。四年级李老师教语文,我在作文中写得比较好的一个过渡句,被他在课堂上大加表扬,我写的时候并无意识,经过李老师这么一讲,真是茅塞顿开,大有长进。五年级荆老师教语文,毛主席诗词是我们当时学习的主要内容,通过荆老师的讲解,我对毛主席诗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每学一首,必背无疑。直到现在,我还珍藏着不同版本的《毛主席诗词》及其注解。在这些老师的谆谆教导下,我有了较好的文学基础。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我考取了晋中师专中文系。

  教师梦

  我在下站小学上过六年小学,从1962年到1968年。经过两年初中学习后,1970年又回到母校当教师。对教师这份职业,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的父母都是教师出身,尽管他们学历不高,但是他们的言传身教从小就在我的心里播下了种子。还有教过我和未教过我的许许多多的老师,他们都为我树立了榜样。我崇尚教师,尊重教师,也想当一名好教师。下站小学帮我圆了这个教师梦。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yangquan/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