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太原 >

打击偷拍需要降低“入刑”门槛

  近日,福州陈某因在多家酒店安装针孔摄像头,偷拍超过600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的新闻受到大众关注。记者梳理发现,以和陈某同样的非法使用窃照专用器材罪入刑的偷拍案件只是极少数,多数案件以治安处罚了结。2019年以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能找到的同罪名案件仅有4件,其中只有2件和偷拍有关。某一线检察官直言,该罪名不足以应对现在偷拍泛滥的情况。

  七个月的刑罚,在很多人看来实在太轻,孰不知这已是近年来罕见的重判——包括优衣库事件在内的多数案件,都以偷拍者被行政拘留和罚款了事。这是因为,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情节较重的,也只是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而此次陈某之所以能够“入刑”,很可能与偷拍人数超过600人这一细节有关。

  “入刑”难,首先难在没有专门的罪名。《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涉嫌构成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不过,要构成此罪,必须产生严重后果,即由于偷拍行为而致使窃听、窃照对象伤、亡、受重大财产损失,严重损害国家政治利益。显然,多数偷拍案件都难以符合这个苛刻的条件。加之针孔摄像头体积小,绝大多数被偷拍者很难察觉到个人隐私已经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即使媒体公开报道,很多人也羞于去主张权利。发现难、取证难,证明“产生严重后果”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打击力度严重不足,进而使得偷拍已形成一条包括从制售偷拍器材到安装、录制、上传、变现的黑色产业链条。

  至于能否把这种行为纳入到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范畴,多年来也一直有专家在呼吁。然而,按照最高法和最高检的司法解释,非法获取、出售或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五千条以上才能算作“情节严重”,门槛又太高,多数偷拍者很难因此罪被判刑。要想扭转这种无力感,首先需要从立法层面弥补漏洞,及时出台专项法条,或者通过发布司法解释的方式进一步明确,“严重后果”究竟包括哪些情形,从而降低偷拍者入刑的门槛。事实上,即使没有出售,侵害也已经发生,而大量偷拍事件频发导致的公众安全感丧失,同样也是严重后果之一。此外,也要加强对制售、传播偷拍器材和隐私内容等行为的打击力度,更要让酒店、商场等机构承担连带责任,倒逼其尽到“保护消费者隐私”的义务。唯有双管齐下,才能真正震慑以身试法者,让公众更有安全感。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taiyuan/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