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朔州 >

从右玉历史文化看右玉精神的基因传承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右玉之所以能产生右玉精神,从历史的角度看是缘于右玉是一方有着厚重历史文化的沃土。

  优秀传统文化积淀的滋养

  历史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深层的精神追求,携带着优秀传统文化的DNA。

  右玉的历史文化,最早见著史籍记载的,据《山西历史地名录》记载:雁门郡,战国赵武灵王置,秦时治所在善无。在右玉县一节中又说:右玉县,西汉置善无县,为雁门郡治……东汉雁门郡南徙后,为定襄郡治……北魏设置善无县,初隶畿内,后于县兼置善无郡。公元前325年——前293年,赵武灵王为建“四达之国”实施“胡服骑射”强国称霸治国之略,从上述记载得知,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在右玉筑善无城,设雁门郡,历经秦、汉,延及东汉、北魏。作为东汉定襄郡郡治,北魏善无郡郡治,善无作为北方重镇辉煌耸立八百年之久。善无,这个集中体现古代贤哲治理理念,首善之地,无为而治,开启了这一方的历史文化。其间,诚如《朔平府志》人物志所言:执干戈,卫社稷,捐躯断脰,临大节而不夺,此非至大至刚,气足以配道义者,其孰能之?

  身经百战,汗马之绩著边疆者,如李广、卫青,几出雁门征讨匈奴。汉景帝时,雁门郡太守郅都为政清廉,当他蒙冤要离开雁门太守之职时,用木头刻了自己的偶像,竖立在雁门郡城外匈奴交通的大道旁,为大汉尽忠卫国。为表彰苏武不辱使节,效忠汉室的高风亮节,在右卫城北曾有苏武庙,《朔平府志》“苏武庙在城北四十里”。

  至于昭君出塞,更是家喻户晓。

  唐天宝四年河东节度使王忠嗣在善无城的遗址上筑静边城,天宝十四年郭子仪率军在静边城与安禄山叛军展开决战,斩杀敌骑7000多人马,重创安禄山叛军势力,史称静边城之役,是大唐中兴的转折之役。

  明洪武二十五年在善无、静边城遗址上又筑定边卫城,永乐七年大同右卫迁来,英宗正统十四年徙边外玉林卫并入右卫,合称右玉林卫。

  明代正统年间,在威远就办起卫学。

  嘉靖三十六年鞑靼大军冲入边内,攻陷太原以北七十多座城堡,唯右卫城孤城坚守八个月之久,城内军民砥砺誓众,粮断柴绝,先是杀战马后是捕鼠雀以充饥,居民拆掉自己闲置的房子,供军士生火煮饭,右卫城孤城坚守八个月之久,受到了嘉靖皇帝的奖赏,赦赐建造“忠义坊”,“巩固晋蕃坊”,表彰右卫军民。

  也就是这一时期,麻家将乘势崛起,一门出了30多位将军总兵,明史有“东李西麻”之誉,在右卫城设立牌坊表彰其功勋。《朔平府志》坊表一节说:“古之有德者,言可坊,行可为表。坊,方也,表,标也,邑有名贤,即其所居之方,标名于榜,表厥宅里。”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suozhou/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