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朔州 >

遗失的英雄

  冯跃章,一九一三年生于山阴县合盛堡乡大虫堡村,是“魁盛店”的富家子弟。他年轻时代在宁武中学读书,回家后目睹了父亲游手好闲、吃喝嫖赌的恶习,在他婚后几年,眼看光景日渐滑落,如此下去,定会人散财空。于是多次与父亲斗争,无奈父亲陋习难改,并无回头之意。一气之下,跃章便跟了本家九叔冯论虞离家出走,从此无影无踪,与家中断绝了联系。

  冯跃章走时,丢下了二十三岁的妻子祝氏和不满两岁的幼子善善,一晃就是三十余年,杳无音信。妻子孤守数十年,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原来冯跃章出走后到了太原,不久后便参加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于一九三七年四月以“牺盟会”的身份考入了国民军官教导团,后编入“教八团”学习。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太原失守后“教八团”编入“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转战晋中、晋东南一带抗日。冯跃章带兵有才,屡立战功,很快晋升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四纵队纵队长。一九三八年四月,在洪赵县安定堡与敌人的一次激战中英勇就义,年仅二十五岁。

  要叙述本文的全部内容,还得从头说起。

  冯跃章的妻子祝氏自丈夫出走后,整日以泪洗面,但她不离不弃,节守贞操,为培养儿子长大成人,受尽苦累,省吃俭用,早早将冯培显送入了学堂,后来又送到县城读了高小,冯培显不负母亲期望,高小毕业后考入了大同铁路技校,一九五五年分配到包头铁路局参加了工作。三年后,培显记挂着孤身一人呆在老家的母亲,将其接到包头,过得很幸福。一九五九年培显自立成家,共生有二男三女,有八口人的大家庭,只是父亲仍然不知下落。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冯培显所在的工作单位包头铁路管理局也成立了红卫兵组织,将他按黑五类子弟对待。组织上多次让他交代家庭背景和父亲的历史问题,他的工作与家庭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冯培显生性好强,想父亲走时他才二岁,如今又受此不明不白的牵连和歧视,心中十分不服。解放后人们传说他父亲参加了国民党的部队并当了官,而且随蒋介石到了台湾,但组织也无法调查澄清。逢此情景,加上亲情的思念,更增添了他找到亲人下落的渴望,于是冯培显向单位说明原因请了假,开始了寻父的路程。只有父亲的消息水落石出,他家的事情才能说清楚。

  冯培显首先回到故乡大虫堡村,找到了已老暮秋霜的九叔,九叔说他与跃章一同出去不长时间就分手了,谈起当年有一个与父亲在一个连作战叫张玉昆的,是本县张庄人,也不知还活着没有。根据这个线索,冯培显徒步到了张庄,欣喜的是张玉昆还健在,不过他说一块打了几次仗,他就编入到别的部队,再不知跃章的下落了,但有和跃章一个战壕战斗过的两个人,一个叫贾正操,另一个叫李友山。他说他们不知哪一位现在是大同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只要找到他们其中的一个,就有知道父亲下落的可能。于是冯培显连夜乘火车去了大同,几天后找到了其中的一位,但只了解到他们在一块的部分片段。这位副局长告诉冯培显说,要想了解冯队长的全部过程和准确下落,必须找一个当年给冯队长当过通讯员的石长根同志,他是洪赵县人。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suozhou/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