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朔州 >

应县木塔应始建于后唐

  “应县木塔,从诞生起,就把自己的身世埋藏在历史迷雾之中,史书仅有几笔零星而不精确的记载,给世人留下一个个谜团——应县木塔何时何人所建?为何建在应县?大国功匠是谁?”

  许多研究应县木塔的专家学者都提出过这些问题,不仅对于研究木塔文化本身的价值至关重要,而且对于应县历史文化的定位和旅游业的发展具有更为深远的意义。作为一个多年来致力于研究应县木塔的家乡人,我把对应县木塔始建年代的一些思考和探究陈述出来,供专家学者参考。

  一、宝宫寺是后唐明宗建造的亲庙

  宝宫寺是以木塔建筑为主体的一座寺庙,后更名为佛宫寺,俗称应县木塔。通过考证,还原其唐末五代时期应州特定的社会历史,我认为它是应州人唐明宗李嗣源为祭祀四代祖先而建造的一座规模宏大的亲庙。木塔明五暗四共九层,木塔后面的“九间殿”,以及“宫”“寺”二字的并用,皆为皇权帝宇的象征。“塔内,大佛衣服上、莲座上、平棋上,五层藻井上,五层顶部横梁上;塔外,每层檐下斗拱之间的间隙上,就连整个塔每层檐顶的每一个瓦当上都有龙图案。释迦塔上,有数以千计数不清的龙图案,为国内罕见。”。由此可见,宝宫寺是一座地地道道的皇家塔寺。

  汉、晋以来,诸侯王或宗室承袭帝统,除七庙之外,大都另外追尊亲庙。据《文献通考》:“后唐之所谓七庙者,以沙陀之献祖国昌、太祖克用、庄宗存勖而上继唐之高祖、太宗、懿宗、昭宗。此所谓四庙者、又明宗代北之高、曾、祖、父也。”

  《资治通鉴》《新五代史》《旧五代史》等史书都有关于后唐朝会明宗“追尊四庙”的记载。立庙于应州,多部正史都有明确记载,这是无可置疑的事情。那么宗庙究竟在哪里?据清《大同府志》载:“后唐明宗祖庙,州城东北隅,即今净土寺基。州续志云:寺建于金天会年间,历今数百载,而佛殿榱桷之下,以木板雕镂龙凤,嵌置其间,金碧照耀,尚未剥落,其制异于他寺。故老传系明宗祖庙。”我想当初的情景应该是,暂先在应州旧宅供奉四庙神位,同时着手筹划建造一座规模宏大的庙宇——宝宫寺。要知道李嗣源毕竟是一代帝王,他追崇列祖,立庙于应州,就是为了光宗耀祖,辉于故里。我们通过排查筛选古代应州历史上那些最重要的人和事,就会锁定宝宫寺这项应州唯一的宏伟工程应为明宗皇帝李嗣源所建。

  又据,《旧五代史·明宗第五》载:天成三年,冬十月“戊申,帝临轩,命礼部尚书韩彦恽、工部侍郎任赞往应州奉册四庙。”明宗皇帝委派两位部级长官千里迢迢从洛阳来应州办理四庙事宜,其中一位就是主管土木建筑工程的工部副长官,必然与建造木塔这项大型土木工程密不可分。另外有一条特别重要的史料信息,明应州志第二卷《营建志·城池》:“往年土雉薄恶,戎且生心,有垂涎‘塔儿城’之说。庆历间,砖包石甃,加以增浚,屹然称金汤焉。保障哉!应民之庇也。”这条信息记载了应州在庆历年间对城墙进行了一次大型加固。庆历是宋代仁宗皇帝的年号,起于公元1041年,止于公元1048年。可见“塔儿城”的称呼,是在庆历之前,充分证明应州木塔并非辽清宁二年始建,而是庆历之前。种种迹象表明,宝宫寺木塔应为后唐时期所建。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suozhou/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