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朔州 >

走口外与走西口

  清朝建立后,通过顺、康、雍、乾四世150多年的恢复与发展,全国人口猛然突破三亿,导致人地矛盾尖锐,后来加上天灾人祸,大量内地贫民迫于生计向边疆迁徙。“闯关东”、“下南洋”、“走口外”,成为清末和民国时期人口由内地向东北、向西北、向南边疆、海洋迁徙的三大移民潮流。其中“走口外”,是成千上万的冀、晋、陕等地的老百姓向北、向西走出长城关口,涌入内蒙古察哈尔、归化城、土默特和鄂尔多斯等地谋生的大规模移民活动,但现在大多学者把这次移民潮称作“走西口”,有的甚至认为走西口就是走杀虎口。对此笔者持有不同看法,认为这次移民潮应称作“走口外”,走西口也是走口外;二人台《走西口》走的不是杀虎口。理由如次:

  第一,从反映移民生活的文艺作品二人台《走西口》来看,男主人公太春等人走的是黄河东岸水关渡口而非杀虎口

  其实“走西口”的由来主要是山西河曲民歌二人台《走西口》的上演与流行,根据唱词“咸丰正五年,山西遭年限。有钱的粮满仓,受苦人一个一个真可怜”的时间线索,它的流传距今至少有150多年了。这首民歌不但山西人会唱,与山西邻近的内蒙、河北、陕西,甚至更远一点的宁夏、甘肃也有许多人会唱。由此又可见其流传之广。二人台《走西口》道出了一对新婚夫妇生离死别的凄苦与近代山西人出外谋生的艰辛,它的背后有着深刻的自然、地理、社会、历史原因,生动形象地反映了清末和民国时期大型移民潮走口外的真实情形。这里有三点需要注意:一是《走西口》的两个主人公孙玉莲和太春都是山西贫穷的老百姓受苦人;二是坐东朝西之口才能称的上西口,就像我们的院子开了个西门一样;三是歌词中有“坐船你坐船口,不要坐船首”,说明走西口需要坐船渡河。符合这三个条件的西口应该是沿黄河东岸的保德、河曲、偏关等坐东朝西的水关渡口,特别是河曲的水西门渡口,而非坐南朝北不用坐船的陆地险口杀虎口。

  第二,从对现存资料梳理研究来看,西口不是杀虎口

  历史文献中最早提到“西口”一词的是清嘉庆年间编修的《乌里雅苏台志略》:乌里雅苏台“南至绥远城俗曰西口,距五十四站,五千里有奇;东南至张家口俗曰东口,距六十四站,六千里有奇”。之后,道光年间编修的《定边纪略》也有绥远城归化城“俗曰西口”的记载。光绪十九年,俄国学者波兹德涅耶夫说过,在呼和浩特曾经多次见到官家的运输车辆上标有“西口”二字,当地驻军的号衣上也标有“西口”字样。这充分说明“西口”是指号称归绥双城的呼和浩特市,而非右玉杀虎口。

  第三,从军事要塞名称的演变来看,杀虎口是由杀胡口演变而来的,从未称过“西口”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suozhou/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