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晋城 >

【民俗记忆】“六月六”习俗与民间传说

  “六月六”是我国汉民族和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我从小生活在阳城县的农村,乡亲过“六月六”的隆重气氛,在我的记忆中印象深刻。将进农历六月,家庭主妇们就都带着小麦丰收的喜悦开始忙碌起来,泡麦、磨面、发酵,然后三家一群、五家一伙,凑在一起和面蒸馍。猪、羊是一定要蒸的,但不多,每家也就一两对;而蒸的最多的是一种形状特别的“圪锥”。

  上伏村民在节日前捏圪锥。(资料图片)

  ◇王小圣

  近几年研究地方文化,研究民俗,“六月六”是个什么节日,成了横在我心头的一个疑问。上网搜索,有的说是“姑姑节”,有的说是“天贶节”,有的说是“洗晒节”。回忆儿时的记忆,这些习俗家乡似乎都有,但和蒸猪羊,特别是蒸“圪锥”隆重祭神的习俗,似乎又风马牛不相及。古人有言:“礼失而求诸野”,乡村保存着最古老的民俗记忆。于是我去走访民间,乡村耆老说,“六月六”是山神节。我翻阅地方志,《阳城县志》记载,“六月六日,乡村各具蒸食,牧童陈脯击鼓,竞祀山神。”《泽州府志》曰,“六月六日,家家祀山神。相传神即射日之羿。以开门即山祀以避虎狼。”地方志的记载与民间记忆相同,都是“祀山神”。府志更进一步指出所祀山神“即射日之羿”,并且指出祭祀的目的,是“避虎狼”。“祀山神”“避虎狼”,献以猪、羊就完全“合礼”,蒸那面塑的“圪锥”有何用意?它与“射日之羿”有何联系?带着这些困惑,我继续走访乡村。

  当我走进有两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上伏村时,一位潜心地方民俗文化的村民告诉我,“六月六”是伏羲的忌日,蒸猪、羊,特别是蒸“圪锥”,是在祭祀伏羲,她还给我念诵了四句她记得的民谣:

  东乡圪锥有渊源,

  年代久远溯史前。

  礼失求之于乡野,

  纪念伏羲祭祖先。

  听了她念诵的歌谣,我的心为之一动。“六月六”所祀的山神,应该是一位大神。先说作为祭品的猪、羊,那可是古代祭祀的重礼。《左传·襄公二十二年》云:“祭以特羊,殷以少牢。”杜预注:“四時祀以一羊,三年盛祭以羊、豕。殷,盛也。”可见被称作“少牢”的猪、羊,乃“三年盛祭”之礼。在家乡的祭神习俗中,每年只有两次要用猪、羊。“六月六”是一次,另一次就是过大年。“过大年”所祭之神,牌位上写着的是“天地三界十方万灵”,而“六月六”所祭之神也绝非一个普通的小神。再说那面塑的“圪锥”,这似乎与“射日之羿”没有联系。把人文始祖伏羲说成是“六月六”所祀之神,应该更合情理。因为伏羲不仅能为百姓抵御山间野兽的侵害,而且“造六峜,以迎阴阳”,定八节,告民农时,使百姓过上相对足食的日子。百姓在新麦丰登之后,磨面蒸猪、羊,蒸“圪锥”,来祭祀他,酬答他的护佑和恩德。那面捏的形如长蛇盘踞昂首向天的“圪锥”,不就是蛇身人首的伏羲的形象吗?古语有云:“所祀必像其类”,古时祭祀无所,人们就面塑其形,供上香案,顶礼膜拜,这也许就是最原始的礼仪。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jingcheng/7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