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晋城 >

【散文亭】老街

  ◇梁燕华

  老街是矿区的一条街,建矿起便存在,已有60多年历史。到底是经过了岁月的洗礼,无论是街上的一棵树、一道墙、还是临街的一个小商铺,甚至铺在街上的一块砖,都成了别致的景。

  老街的行道上栽种的树以法桐为主,零星有几棵松树。桐树已有30年树龄,主干高且粗壮,树冠极大又茂密,枝干几乎横生到街对面。桐树的丫杈各有形态,有的杈如小孩子玩的弹弓,有的杈如伸开的双臂;有的则是独杈,斜伸且长,杈上生长出无数的枝丫,如孔雀开着的屏。老街和老街的树因为四季的更替而变换着景致,吸引着许多人慕名前来逛街赏树。

  老街的春,总是姗姗来迟,让人有些望穿岁月的等待。

  桃花落红的时候,老街的桐树开始飘起金黄色的碎絮,一时间沸沸扬扬,弥漫一街。不久后,桐树的枝条上生出了绿色的叶片儿,年前残存的叶和枯枝在春风的吹荡下纷纷落地,藏在枝丫间的鸟窝一个个露出来,鸟们一天到晚在树间盘旋叽喳。鸟儿与老街的人分明是老街坊,时不时会飞下枝头,蹦跳在街上觅食,行走在老街的人,来来去去,习以为常。

  老街上的鸟儿黑压压真是多,每至傍晚,鸟鸣声此起彼伏,鸟粪时有落下。有行人躲闪不及,湿漉漉的鸟粪便会落在头上,或啪的一声从眼前掉落在长板砖上,这时候,便会听到有人惊叫的声音,其他路过的行人多是一笑而过,似乎早已习惯有鸟儿生活的所有存在,时间长了,晨起行道上白花花的鸟粪竟成了老街的一景。

  石凳子立在老街的桐树下,每隔十几米便有一个。一到春天,石凳上便有人拾座偶息,这时候的石凳有些冰凉,存不住人,路过的人稍息一会儿,便拍拍屁股离去,因此,石凳子多数时候都有空位;夏天的时候,石凳子则成了老街人乘凉的专属地,这时候的桐树葱茏又浓密,形成巨大的树荫,火热的阳光只能透过叶间的缝隙才能照射到老街。在热浪滚滚的夏日里,树荫下的石凳子更成了许多做小买卖人午宿的地方,石凳旁一辆载货的自行车、石凳子下随意摆放的鞋、凳子光着的脚丫子、树顶上聒噪的鸟儿、安静得如画中的枝条、偶尔路过的行人,这是老街一年中最盛的景。

  桐树的老根错综缠绕,常常将行道上的板砖拱起来,修修补补几十年,老街的路面早已变得坑洼不平。秋天风大的时候,硕大的树冠里常有枯干的枝忽然掉落下来,路过的行人吓得紧跑几步,有躲闪不及的便被砸中了。这样的事对生活在老街的人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他们依然在老街上溜达,纳凉,休闲,打牌,从春天到冬天,从冬天又到春天,喜欢着老街的好和不好。

  老街上有一家银行、一个面包店、一个职工澡堂子、一间杂货铺子、一个烧饼铺子、一个卖羊肉串的摊子、一个卖肉夹馍的小车摊,还有一所幼儿园、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临街长大的孩子们如一茬茬麦苗,先是在老街蹒跚学步,然后被父母背着、领着上幼儿园或从幼儿园回家,渐渐长大读完小学、初中,从此与老街渐行渐远。说实在的,老街的景几十年没变过,真是有些古板和单调,青春飞扬的孩子们见识了外面的世界,终究会将老街变成一种记忆、一种情怀。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jingcheng/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