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晋城 >

一江春水

  ●泽州职中初一35班司佳祺

  历史和命运,总开些吊诡的玩笑,竟让词客登上皇位,又让君主成了俘虏。

  萧鼓奏

  与他初识在一片旖旎宫廷。

  红日已升三丈,金炉幽幽燃起香烟,炉中碳全被制成精巧兽形,何其的华贵讲究。侍者大臣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红毯随步漾起道道褶痕。善舞佳人随曲摇曳,跳至动情处,秋眸似水,金钗浅浅从滑顺青丝中垂落。李煜坐在大殿上,随手捻朵鲜花细嗅花蕊,在香毯美酒佳人中大醉,梦中遥闻乐声缥缈。“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我走近看这年轻的帝王,见他仍双目惝恍,迷失在温柔乡;与他一同迷失的,还有整个南唐。凛冽寒风带着霍霍磨刀声被隔绝在金炉红毯之外,将至乱世,出庸主昏君,亦出天下英雄。

  可惜,李煜醉了。

  月明中

  再见时,已是高墙西楼。

  李煜凭栏远眺。故国方向隔着高墙,空中明月低悬却不敢去看,怕引无限愁思,只好无言对梧桐。四周静谧无声,总是肆虐整宿的东风,此刻也沉默了。“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这是死亡的前奏。

  昔人旧物不知是否还在,雕梁画栋,烟雨江南,转头成空。心中往事的怀念与屈辱,也只能交付一江浩荡东流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他给予自己的墓志铭。

  我不知该怎样看待眼前的这个人。怜悯,敬慕,抑或是嫌恶。他不舍金殿香烛,就只有苟且偷安;他不敢英勇赴死,就只好屈身辱志。三千里地山河换作一沓千古绝唱,字字句句皆是自酿的苦酒,也是晶莹的泪滴。只是,历史从不相信眼泪。

  南唐,李煜,这一昙花消散于千年岁月之间,惟余一江春水向东流。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jingcheng/1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