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大同 >

诸公亦自多情致

  云冈美术馆是云冈石窟研究院在打造多元文化景区过程中诞生的一个标志性展馆。说它高端大气上档次毫不为过,因为它是以云冈为依托的,而云冈既是大同的,也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从2016年6月开馆,这里就让国内一大批美术家心生仰止之情,各类高端展览一场接着一场。因为工作关系,记者不但看到了很多精美的艺术品,而且有幸与它们的作者近距离接触,采访的同时,获益良多。
  “‘朝花夕拾’鲁迅的美术世界”展览开幕那天,记者采访了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一个突出的印象是,他在鲁迅研究和资料占有方面是网上那些鲁迅爱好者所无法企及的。在谈起鲁迅时,黄乔生语多回护。他说,提起鲁迅,大家多会想到他“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一面,其实,鲁迅先生“即之也温”。这四个字是子夏称赞老师孔子的话,拿来赞美鲁迅,私淑之情可见一斑。更有趣的是,他在开幕式后的座谈会上说,鲁迅与山西的高长虹有过一段笔墨官司,也算是与山西有缘吧。其实,了解那段文坛掌故的人都知道,鲁迅与高长虹后来形同水火。这样解读他们的关系,也算是后人替先贤“善意和解”吧。
  著名作家王祥夫也参加了那天的开幕式和座谈会。看过展览,他指着鲁迅书赠柳亚子《自嘲》、《自题小像》两首诗的原迹笑着说,这么珍贵的藏品就那样挂着,连个隔离也没有,这要是摘走拍卖,哪件也得上千万。哄笑之余,很多人拿着展览小册子请他签名。
  那天,青年作家李骏虎也来了。记者因为也编过几年《大同日报》的副刊,早闻其名,所以对他的言论比较留意。他对文学创作越来越小众化、鲁迅文学奖评选中讽刺性地出现了鲁迅所批评过的某些倾向,表现出强烈的忧患意识。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点破了作家这个曾经像云冈大佛一样有背光的群体的尴尬生存现状。许多人对此其实是心知肚明的,但在公开场合很少说破。记者那天虽未与他交流,但他的睿智和坦率让人暗生敬意。
  阿兰·蓬皮杜第一次来云冈时,研究院方面安排他先去云冈美术馆。记者知道,那里二楼油画展厅永久展陈着画家李藻华的一批大幅油画,其中一幅是周总理陪阿兰之父乔治·蓬皮杜来云冈参观。一行人进入二楼展厅时,很多人都注意着阿兰的表情,记者能感觉到大家希望他睹物思人,讲出一番“有高度”的感言。然而,看到那幅油画后,阿兰没有热泪盈眶,而是表情轻松地笑着拍着肚子讲了一句法语,女翻译随即说:“他说他父亲当时好像吃得很饱。”虽然略有失望,但大家很快理解了,毕竟阿兰也是75岁的老人了,怎么能像妇孺似的见了父亲的画像就哭呢。这位个子不高的欧洲著名心血管专家风度优雅,保养得很好。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racinggames99.com/a/datong/298.html